至正律师事务所官方网站

至正案例 | 商业秘密被侵权的损失如何计算?

发布时间:2020-10-10 14:14

导读

          近几年,“商业秘密”一词频繁地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10条的规定: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

          商业秘密作为一种特殊的知识产权,引起越来越多的企业重视。企业在生产经营的过程中,为了提高其行业竞争力,增加市场份额,经常会将影响企业兴衰的技术作为商业秘密进行保护。然而,不少个人或行业竞争对手为了自己的利益,违反法律法规,贸然窃取权利人的商业秘密,给权利人带来严重的经济损失。商业秘密纠纷案件标的额一般较大、事实也较为复杂,有时还会触及刑法。今天小编与大家分享下面这个典型案例。(注:案件除原告外,涉及被告方当事人均为化名。)

"祸起萧墙”

          西安秦邦电信材料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秦邦公司)是一家专业生产钢、铝塑复合带的民营企业。为解决当时国内产品普遍存在的质量缺陷,提高产质量和市场竞争力。公司杭总亲自带领研发团队10年攻关,終于1998年8月,自主研制成功了用于分切钢、铝塑复合带的F660型分切机,该新型分切机分切的产品具有平直、无卷边、无刀痕等特点,被陕西省科技厅认定为高新技术产品,投产后给公司带来丰厚利润。秦邦公司采取大量保密措施对F660型分切机的知识产权进行保护。

          1998年5月秦邦公司与陕西B公司(以下简称B公司)签订加工设备合同,委托B公司加工一台F660型分切机,B公司承诺不泄露秦邦公司的商业秘密。然而,被告人华某作为秦邦公司员工,利用到B公司进行技术指导之机,唆使被告人沈某(B公司员工)盗印F660型分切机关键部位图纸。

          同年11月,被告人华某擅自离开秦邦公司,应聘到西安D有限公司(以下简称D公司),由于华某到D公司后,为D公司制造了两台与F660型分切机相同的分切机。1999年7月,秦邦公司以华某和D公司等侵犯其商业秘密为由,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经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及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委托该领域的相关技术专家组成的专家小组对该公司自主研制的F660型分切机进行多次鉴定,作出F660型分切机的相关技术可构成技术秘密的结论,并依法作出由D公司赔偿秦邦公司经济损失1,786,683.53元的终审民事判决。

          在该案民事诉讼期间,被告人华某因多方欠债,产生了利用沈某盗印的F660型分切机图纸进行谋利的犯意。1999年6月,遂主动与山东省栖霞市C电缆材料厂(以下简称C厂,被告C公司的前身)的法定代表人杨某联系,并建议C厂购买F660型分切机。之后,被告人华某联系被告人沈某,于1999年8月由沈某代表B厂、衣某(注:自2002年10月之前,衣某作为C公司副总经理负责电缆工作,并对公司发生的问题决策负责;自2002年10月之后,衣某为C电缆公司、C通信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代表C厂签订一台分切机购销合同。

          秦邦公司技术人员于1999年10月10日,发现B厂违反保密约定,使用F660型分切机图纸加工分切机,遂将B厂追加为被告,并申请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B厂正在加工的分切机进行证据保全。10月25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指派的主办法官在前往B厂对正在为C厂加工的分切机采取证据保全措施时,遭到B厂工人阻挠。10月26日,被告人华某和沈某商量,连夜将未加工完成的设备部件运往山东C公司,之后华某指挥C公司工人安装调试,并于1999年12月份投入生产,且直至2007年2月份仍在使用。

          自2000年4月30日至2006年9月期间,秦邦公司先后5次致函C电缆公司,说明C电缆公司从B厂取得并使用的分切机系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查封的设备,且被终审判决认定为侵犯秦邦公司商业秘密的产品,要求C电缆公司停止使用。对此,C电缆公司均置之不理。继续使用F660型分切机生产出产品并销往市场。

          由于华某故意泄密,秦邦公司商业秘密接连被他人披露并使用,市场竞争优势而丧失,损失巨大。

         

(我所毛璟文律师到工厂向秦邦负责人了解案情)

十一年诉讼

          2007年,经被侵权方秦邦公司不懈举报,公安机关对华某、沈某、衣某、C电缆公司、C通信公司以涉嫌侵犯商业秘密立案侦查,并委托省内某司法会计鉴定机构进行了损失评估。2008年西安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指控被告人华某、沈某、衣某及被告C电缆公司、C通信公司侵犯商业秘密罪,秦邦公司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于2009年6月19日作出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双方均提出上诉,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经开庭审理,于2011年12月18日作出(2011)陕刑二终字第00017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发回重审。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后,于2013年5月12日作出一审重审判决:

(一)被告人衣某犯侵犯商业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二)被告人沈某犯侵犯商业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一万元;

(三)被告单位C电缆公司、C通信公司犯侵犯商业秘密罪,判处罚金三千一百万元;

(四)被告单位C电缆公司、C通信公司停止侵权行为;

(五)被告人沈某和被告单位C电缆公司、C通信公司共同赔偿附带民事诉讼被侵权方秦邦公司经济损失57,217,160.94元,以上各被告人互负连带赔偿责任。由于被告人华某在审理期间病逝,故对其终止审理。

          秦邦公司、被告单位C电缆公司和被告人衣某均提起上诉。2019年3月15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委托另一家司法鉴定机构对损失具体数额进行重新鉴定,但最终采信了原鉴定意见的损失数额。2020年6月1日该院作出终审裁定,认为原审判决认定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刑事部分量刑和附带民事诉讼部分判处适当,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侵权方秦邦公司代表拿到胜诉判决书)


律师点评

          专利、商标、著作权的侵权损害赔偿标准,我国现有的法律法规里均有明确规定。而目前国家还没有对侵犯商业秘密的具体赔偿标准进行规定。在知识产权领域,可得利益损失尤其难以证明。因为市场经济中的产品利润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包括可替代技术的出现等等。原告的可得利益损失究竟受到多大损害,与侵权行为之间有多大的因果关系,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

          本案审理中,为了确定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原司法会计鉴定机构采取以被侵权方秦邦公司被侵权前的营业利润率为基础,再测算出被侵权期间行业平均营业利润率,依此对秦邦公司被侵权前的营业利润率进行同幅度上下调整,最后确定出侵权期间各年度被侵权方的合理营业利润率。确定秦邦公司2001年1月至2007年1月期间,C公司侵权使用商业秘密受到的经济损失的评估鉴定公允价值为57,217,160.94元。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认为,该鉴定方法直接、合理。而重新鉴定意见将应税所得率作为营业利润率,采用估算应税所得率的方法计算侵权所得的营业利润,是不科学、不合理的,故不予采信。终审判决对商业秘密侵权损失赔偿数额的计算方法的肯定,体现了司法机关加大了对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对今后司法实践类似案件具有一定的示范作用,对于知识产权的侵权者则产生一定的震慑作用。

          商业秘密的泄露会给企业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更有甚者,因为泄露了核心商业秘密导致整个企业难以维系。秦邦公司历经十年,付出巨大人力、物力、财力研发F660型分切机,目的并非销售该机器,而在于提高电缆复合带的加工质量和产能,并填补国内技术空白,进而在市场竞争中占据优势地位。研制成功后的F660型分切机生产之复合带“平直、平滑、无刀痕、无荷叶边”,给权利人带来巨大的商业利益。衣某等人侵犯该商业秘密信息的后果比纵火者将企业付之一炬的损失还要大。受其不正当竞争影响,秦邦公司销售额锐减、市场领先地位尽失、损失巨大。时至今日,秦邦公司已经从一个行业的领军企业,落得停产停业的境地。

          商业秘密的维权要比商标、专利等难度更大,企业要不断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做到不侵犯他人的知识产权,同时也要学会利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不被侵犯。同时还需要一群具有专业知识的法律服务人员献计献策,共同维护企业的合法利益,促进公平合理的商业环境。

          备注:

          根据《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

          根据《专利法》第第六十五条规定:侵犯专利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专利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损失、侵权人获得的利益和专利许可使用费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专利权的类型、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情节等因素,确定给予一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赔偿。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

版权所有© 至正律师事务所官方网站    技术支持: 新丝路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