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正律师事务所官方网站

【至正视角】解读《民法典》关于保证期间之规定

发布时间:2021-12-08 11:11


在保证合同中,保证期间是一项重要规则,事关保证人和债权人之间的债权债务能否履行,也是确定保证债务和诉讼时效关系的依据。本文将依据我国《民法典》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有关担保制度的解释》的规定,对保证期间的一些重要问题加以解读,以期对实务运用有所帮助。


一、保证期间的起算


依据《民法典》第692条,保证期间是确定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期间,不发生中止、中断和延长。当事人可以约定保证期间,没有约定的,则适用法律规定的保证期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有关担保制度的解释》(以下简称《担保制度解释》)第32条规定,保证合同约定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直至主债务本息还清时为止等类似内容的,视为约定不明,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六个月。

《民法典》修改了原《担保法司法解释》第32条关于“保证合同约定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直至主债务本息还清时为止等类似内容的,视为约定不明,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二年。”之规定。故,当事人对保证期间有约定的按照约定,未约定保证期间或者约定内容被视为约定不明的,保证期间均为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6个月。


二、保证期间届满的法律效果


《民法典》第693条规定,一般保证的债权人未在保证期间对债务人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的,保证人不再承担保证责任。连带责任保证的债权人未在保证期间请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不再承担保证责任。

即无论一般保证还是连带责任保证,保证期间届满的法律效果是保证责任消灭,债权人无权请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此外,还应注意一般保证和连带责任保证主张权利的方式不同。如: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在(2021)黔26民终1537号一案中认为:“保证期限应是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的六个月,即2020年1月21日至2020年7月21日。而本案上诉人于2021年1月4日才提起诉讼主张自己的权利,已超过涉案保证期限,故其诉请刘某承担涉案保证责任已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对于上诉人称其已于2020年6月28日向保证人刘建平主张过债务追偿问题。因其无证据予以证明,且涉案保证系一般保证责任,在涉案保证期限内其未通过仲裁或者诉讼方式向主债务人刘艳萍主张过债务,即使其在2020年6月28日向刘建平主张过债务,亦不影响涉案保证期限已超过法定期限的事实。因此,一审判决并无不当。”

由于保证期间是保证案件中非常重要的法律事实,因此,《担保制度解释》第三十四条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保证合同纠纷案件时,应当将保证期间是否届满、债权人是否在保证期间内依法行使权利等事实作为案件基本事实予以查明。


三、共同保证的保证期间如何适用


共同保证指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保证人为同一债务而向债权人所提供的担保。可分为按份共同保证和连带共同保证,每个保证人都可以与债权人分别约定相同或者不同的保证期间。由此引发问题:如果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内依法对部分保证人行使了权利,该行为能否对其他共同保证人发生效力?《担保制度解释》第29条规定,同一债务有两个以上保证人,债权人以其已经在保证期间内依法向部分保证人行使权利为由,主张已经在保证期间内向其他保证人行使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具体而言,共同保证可分为以下3种情形:

1

共同保证人中部分保证人为一般保证,部分保证人为连带责任保证。此时,如果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内对债务人提起诉讼或者仲裁,该行为的效力并不能等同于对其他连带保证人主张了权利。

2

共同保证人均为一般保证。此时,只要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内对债务人提起诉讼或者仲裁,那么所有的保证人均不得以保证期间经过而拒绝承担保证责任。

3

共同保证人均为连带责任保证。因保证期间对每个保证人均具有保护作用,故此,债权人仅向某个或部分保证人请求承担保证责任,并不能认定其已经向所有保证人主张了权利。如:陕西定边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与陈某、丁某、杨某、尚谋、李某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法院认为“原告诉请由被告杨某、尚某、李某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涉案借款保证期间应为2018年6月16日至2020年6月15日,原告于2020年5月15日仅向被告杨某、李某以送达贷款催收通知书的方式主张过担保权利,并无证据证明其在保证期间内向被告尚某主张过担保权利,依法被告尚某的保证责任,因保证期间已过,依法应予免除。”


四、保证合同无效时,保证人的赔偿责任是否适用保证期间


保证合同可能因为自身原因而无效,也可能因为主合同无效而无效。《民法典》第682条第2款规定,保证合同被确认无效后,债务人、保证人、债权人有过错的,应当根据其过错各自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但理论界和实务界对保证合同无效时,保证人的赔偿责任是否适用保证期间存在较大争议。

否定说认为,保证合同无效后,保证人因过错产生的赔偿责任属于缔约过失责任或侵权赔偿责任,应当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比如:最高人民法院在“中国信达资产资产管理公司郑州办事处与濮阳市石油公司等借款担保纠纷上诉案(2002)民二终字第87号”中认为:“因上述保证合同均为无效,保证人濮阳市财政局需承担的是过错赔偿责任而不是保证责任,过错赔偿责任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两年,故濮阳市财政局应在两年内承担过错赔偿责任。”

肯定说认为,保证合同无效时,不能让保证人无期限地承担责任,也不能让债权人获得的利益超过保证合同有效时可以获得的利益,保证期间仍具有其意义。比如:最高人民法院在“中国银行(香港)有限公司与台山市电力发展公司等担保合同纠纷申请案(2011)民申字第1209号”中认为:“虽然案涉保证合同为无效合同,但是保证合同约定的或者法律规定的保证期间仍然具有法律意义,债权人在保证期间没有向保证人主张权利的,保证人不再承担无效保证的赔偿责任。因此,如果新华银行在保证期间没有向台山市政府主张保证责任,则台山市政府对无效保证合同的赔偿责任也相应免除。”又比如:2007年12月6日发布的《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二庭关于审理担保纠纷案件若干法律问题的意见》第8条认为:“保证合同无效,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内未向保证人主张权利的,保证人原则上不再承担保证合同无效的赔偿责任。”

针对该争议,《担保制度解释》采用了肯定说。该解释第33条规定,保证合同无效,债权人未在约定或者法定的保证期间内依法行使权利,保证人主张不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五、保证责任消灭,保证人继续在承担责任通知上在签字、盖章或者按指印的效力


保证责任消灭后,如果债权人书面通知保证人要求其承担保证责任,而保证人又在该通知书上签字、盖章或者按指印,那么债权人能否据此要求保证人继续承担保证责任呢?对此,司法实践中存在很大争议。

一些法院采取肯定的态度,主要理由为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借款人在催款通知单上签字或者盖章的法律效力问题的批复》,该批复规定,对于超过诉讼时效期间,信用社向借款人发出催收到期贷款通知单,债务人在该通知单上签字或者盖章的,应当视为对原债务的重新确认。

另一些法院则采取否定或者谨慎的态度。如2007年12月6日发布的《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二庭关于审理担保纠纷案件若干法律问题的意见》第10条第1款规定:“保证责任消灭后,债权人书面通知保证人要求承担保证责任或者清偿债务,保证人在催款通知书上签字的,人民法院不得认定保证人继续承担保证责任。但是,该催款通知书内容符合合同法和担保法有关担保合同成立的规定,并经保证人签字认可,能够认定成立新的保证合同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保证人按照新保证合同承担责任。”

对此争议,《担保制度解释》采用了否定+例外的态度。该解释第34条第2款规定:“保证责任消灭后,债权人书面通知保证人要求承担保证责任,保证人在通知书上签字、盖章或者按指印,债权人请求保证人继续承担保证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是债权人有证据证明成立了新的保证合同的除外。”笔者赞同该规定,原因在于,保证期间届满的效果不同于诉讼时效届满的法律效果,保证期间届满消灭了实体法上的权利义务关系。对于保证人在已经免除保证责任后是否继续承担保证责任这一问题,应当遵循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从严认定。


六、撤诉或撤回仲裁申请是否影响保证期间


司法实践中经常出现债权人就债权债务纠纷向法院起诉后撤诉或向仲裁机关申请仲裁后撤回申请。该行为会产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那么,撤诉或撤回仲裁申请是否会影响保证期间的计算呢?《担保制度解释》针对一般保证和连带责任保证分别作了不同的规定。

对于一般保证,《担保制度解释》第31条第1款规定:“一般保证的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内对债务人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后,又撤回起诉或者仲裁申请,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届满前未再行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保证人主张不再承担保证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即在一般保证中,如债权人撤诉或撤回仲裁申请,此后未再行起诉或者仲裁,一般保证期间届满,保证人不再承担保证责任。原因在于一般保证人享有先诉抗辩权。此外,应注意如果债权人已经取得了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则在保证期间内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保证人不得以以债权人未在保证期间内对债务人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为由主张不承担保证责任。因为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与生效的判决或仲裁具有同样的法律效果。

对于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制度解释》第31条第2款规定:“连带责任保证的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内对保证人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后,又撤回起诉或者仲裁申请,起诉状副本或者仲裁申请书副本已经送达保证人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债权人已经在保证期间内向保证人行使了权利。”原因在于连带责任保证中,保证人不享有顺序利益,债权人既可以请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请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只要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内请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保证期间就失去作用,开始计算保证债务的诉讼时效。故,保证人不得再主张保证期间经过,不承担保证责任。比如:最高人民法院在(2016)最高法民申3108号一案中认为:“泰安银行是否在保证期间内向贾秉成、齐梅芳主张了权利的问题。本案中,泰安银行车站支行与贾秉成、齐梅芳签订的保证合同约定的保证期间为“借款履行债务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并且,在提前收回借款的情形下,泰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于2012年6月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贾秉城、齐梅芳承担保证责任,贾秉成、齐梅芳在再审申请书中亦认可,泰安银行系因无法联系到贾秉成、齐梅芳,撤回了对贾秉成、齐梅芳的起诉,应当认定泰安银行向贾秉成、齐梅芳主张权利并未超过合同约定的保证期间”。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

版权所有© 至正律师事务所官方网站    陕ICP备06003747号    技术支持: 新丝路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