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正律师事务所官方网站

【至正视角】解读《民法典》关于保证债务诉讼时效之规定

发布时间:2022-02-18 10:11

         保证期间和诉讼时效都是保证人的重要免责抗辩事由,两者在实践中比较容易产生混淆,本文依据将依据我国《民法典》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有关担保制度的解释》(以下简称《担保制度解释》)的规定,对保证债务诉讼时效的一些重要问题加以解读,以期对实务运用有所帮助。


一、一般保证的保证债务诉讼时效起算点

         《民法典》第694条第1款规定,一般保证的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届满前对债务人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的,从保证人拒绝承担保证责任的权利消灭之日起,开始计算保证债务的诉讼时效。

         该条“保证人拒绝承担保证责任的权利消灭”是指一般保证人享有的先诉抗辩权,即一般保证人在主合同纠纷未经审判或仲裁,并就债务人财产依法强制执行仍不能履行债务前依法享有的拒绝向债权人承担保证责任的权利。比如:张海宾诉徐继涛、孙威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法院认为:孙威威在借条上担保人处签名的时间是2020年10月24日,借款约定还款期限为二个月,孙威威担保期限到期日为2021年6月23日,张海宾在孙威威保证期间内提起诉讼,孙威威应当承担一般担保责任。孙威威在债务人财产依法强制执行仍不能履行债务前,有权拒绝向债权人承担保证责任。

         《担保制度解释》第28条对一般保证的诉讼时效起算点分为以下两大类予以明确。

(一)债权人依法申请强制执行时保证债务诉讼时效的起算规则

         第一,原《担保法司法解释》第34条第1款的规定,一般保证的债权诉讼时效从判决或裁决生效之日起算。这一规定,显然违反了先诉抗辩权的基本法理。故,《民法典》694条第1款及《担保制度解释》第28条修改为人民法院对债务人强制执行后,作出终结本次执行程序裁定,或者依照民事诉讼法第257条第3项、第5项的规定作出终结执行裁定的,自裁定送达债权人之日起开始计算。

         第二,人民法院自收到申请执行书之日起一年内未作出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或终结执行裁定的,自人民法院收到申请执行书满一年之日起开始计算,但是保证人有证据证明债务人仍有财产可供执行的除外。该规定的目的在于为了严格规范执行案件的审理期限,防止执行程序的不当拖延,损害第三人合法权益。但是,保证人有证据证明债务人仍有财产可供执行的,保证债务的诉讼时效也不应当开始计算。

         总结而言,债权人申请对债务人强制执行的,法院在一年内作出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或终结执行裁定的,自裁定送达之日开始计算保证债务诉讼时效。法院在收到执行申请之日一年内没有作出裁定的,开始计算保证债务诉讼时效,但保证人有证据证明债务人仍有财产可供执行的除外。

(二)保证人丧失先诉抗辩权时,保证债务诉讼时效的起算规则

         《民法典》第687条第2款规定了一般保证人丧失先诉抗辩权的四种情形,即:

(1)债务人下落不明,且无财产可供执行;

(2)人民法院已经受理债务人破产案件;

(3)债权人有证据证明债务人的财产不足以履行全部债务或者丧失履行债务能力;

(4)保证人书面表示放弃本款规定的权利。

         债权人举证证明出现上述四种情形之一时,一般保证人丧失先诉抗辩权,保证债务的诉讼时效自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该情形之日起开始计算。


二、连带责任保证的保证债务诉讼时效起算点


         《民法典》第694条第2款规定,连带责任保证的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届满前请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从债权人请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之日起,开始计算保证债务的诉讼时效。
         因连带责任保证中债权人对债务人或保证人主张债权并无先后次序之分,债权人可以要求债务人履行主债务,也可以要求保证人履行其保证责任,保证人不能以债权人尚未对债务人主张债务而拒绝履行保证责任。所以在连带责任保证中,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届满前要求保证人履行保证责任时,保证债务的诉讼时效开始之日。但此处有两点值得注意:其一,债权人要求保证人履行保证责任的方式,并不仅限于诉讼与仲裁,还包括其他的非司法途径,比如口头催告、书面告知等,但实务中一般采用书面的方式请求保证人履行保证责任,因为书面的方式更加易于举证;其二,债权人需要向保证人要求履行保证责任,才构成保证债务诉讼时效的开始,而债权人向债务人要求履行债务,并不构成保证债务诉讼时效的开始。



三、保证期间与保证债务诉讼时效的区别


         保证期间与保证债务诉讼时效虽然都是保证人的重要免责抗辩事由,但两者之间存在以下区别:

         第一,是否可以由当事人自由约定不同。保证期间既可以是约定的,也可以是法定的,如果当事人约定了保证期间,则该期间为约定期间,将优先于法定期间而适用;而诉讼时效是法定的,当事人不能另行约定。

         第二,期限长短不同。诉讼时效期间一般是3年,而法定保证期间是6个月,当事人也可以自由约定保证期间。

         第三,期限是否可以变更不同。诉讼时效可能因为法定事由的存在而出现中止、中断的情形,而保证期间不发生中止、中断和延长。

         第四,起算点不同。一般保证的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届满前对债务人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的,从保证人拒绝承担保证责任的权利消灭之日起起算保证债务的诉讼时效。连带责任保证的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届满前请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从债权人请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之日起起算保证债务的诉讼时效。而法定保证期间自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计算,如果主债务履行期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的,保证期间自债权人请求债务人履行债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

         第五,期限届满的后果不同。保证期间届满,债权人未在该期间内主张权利,保证责任消灭;而诉讼时效届满,如果债权人向保证人提出承担保证责任的请求,保证人有权提出时效抗辩。


四、保证债务诉讼时效能否中断

         对此,无论《民法典》还是《担保制度解释》均未作特别规定。笔者认为,保证债务与普通债务并无区别,在法律对保证债务诉讼时效中断未作特别规定的情况下,有关债务诉讼时效中断的规定,当然适用于保证债务诉讼时效中断、中止的认定。


五、主债务诉讼时效的中断,效力能否及于保证债务诉讼时效


         对此,无论《民法典》还是《担保制度解释》均未作出规定。但原《担保法司法解释》第36条规定:“一般保证中,主债务诉讼时效中断,保证债务诉讼时效中断;连带责任保证中,主债务诉讼时效中断,保证债务诉讼时效不中断。”依该条规定,主债务诉讼时效的中断,效力不及于连带责任保证债务,但及于一般保证债务。笔者认为,虽然《担保制度解释》没有继受该条规定,但仍然可沿袭《担保法司法解释》第36条的思路作出认定。一方面由于保证合同是主债权债务合同的从合同,在变更、消灭上具有附从性。另一方面,《担保法司法解释》第36条规定在长期适用过程中已经形成普遍共识,继续适用有利于保证司法审判标准的一致性。


六、同一债务的部分保证债务诉讼时效中断,效力能否及于其他保证债务


         对此,《民法典》及《担保制度解释》均未作出规定。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5条第2款规定:“对于连带债务人中的一人发生诉讼时效中断效力的事由,应当认定对其他连带债务人也发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故,笔者认为,同一债务有数个保证担保,若各保证人之间不存在连带债务关系,部分保证债务诉讼时效的中断,效力不能及于其他保证债务。反之,如果各保证人之间存在连带债务关系,则依照该条规定,效力及于其他连带责任保证债务。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

版权所有© 至正律师事务所官方网站    陕ICP备06003747号    技术支持: 新丝路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