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正律师事务所官方网站

【至正视角】《民法典》时代父母为子女结婚购置房屋 出资行为性质与财产归属权如何判断

发布时间:2022-08-09 11:24

图片

          日常生活中,父母为子女结婚购置房屋出资的情形非常普遍。由于中国的传统文化影响,大多数父母出资时都不会明确表示为子女购房出资的性质,故一旦发生子女离婚情形,该父母出资归属会产生争议,离婚案件处理不好,会引起巨大的社会问题。《<民法典>婚姻家庭编司法解释(一)》)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该司法解释第二十九条,对父母为当事人婚前和婚后购置房屋出资行为的性质、归属应如何认定做出了解释。本篇文章笔者将结合《民法典》中的法律来源以及该司法解释立法态度的转变,对实践中的常见问题进行分析与梳理。

         问题将围绕着《<民法典>婚姻家庭编司法解释(一)》第二十九条规定展开,该条规定内容为:“当事人结婚前,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自己子女个人的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双方的除外。”

         当事人结婚后,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依照约定处理;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按照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二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的原则处理。”(即夫妻共同财产)

追溯该司法解释法条的来源,可参见以下八组法条梳理及相应问题探究:

         1.《民法典》第五条 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原则,按照自己的意思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法律关系。

         2.《民法典》第十条 处理民事纠纷,应当依照法律;法律没有规定的,可以适用习惯,但是不得违背公序良俗。

         从习惯来说,在民间当事人结婚之前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这个出资认定为是对自己子女的个人赠与是普遍的现象,也是一种习惯的做法,并不违背公序良俗,但是实践中要看在协议中如何约定,若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有约定就按照约定来处理。父母在结婚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该出资应认定为对自己子女个人的赠予,但是父母明确表示赠与双方的除外。这意味着父母在与子女之间就购置房屋出资的问题上成立的赠与合同,以父母的明确表示为准。

         3.《民法典》第六百五十七条 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

         我们在适用《<民法典>婚姻家庭编司法解释(一)》第二十九条时,一般将严格的按照《民法典》第六百五十七条中关于赠与合同的法律要求来进行界定。但在现实生活中,由于父母与子女不和、子女离婚时父母为保全自己的出资等原因还经常会出现父母请求返还出资的情形。父母请求返还出资所主张的基础法律关系往往为借贷而非赠与。而在出资时,父母往往很少留下证据证明出资性质,一般情况下,双方证据主要为当事人陈述。这使审判实践中很难判断出资性质。在面临这类问题时,首先应尊重双方意思自治,若父母主张以借贷关系要求返还出资,则对借贷关系是否成立应严格遵循“谁主张谁举证”原则。借贷关系一般都立字为据,而赠与关系中,赠与人是放弃了物的所有权,一般不存在受赠物的返还问题,故很少有相关证据证明赠与关系的存在。其次,父母子女间的亲缘关系决定了父母出资为赠与的可能性高于借贷。绝大多数父母出资的目的是要解决或改善子女的居住条件,而不是日后将出资要回,故在父母一方不能就出资为借贷提供充分证据的情形下,一般都按赠与合同处理。

         4.《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二条 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为夫妻的共同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

(一)工资、奖金、劳务报酬;

(二)生产、经营、投资的收益;

(三)知识产权的收益;

(四)继承或者受赠的财产,但是本法第一千零六十三条第三项规定的除外;

(五)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

夫妻对共同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

         5.《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三条下列财产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

(一)一方的婚前财产;

(二)一方因受到人身损害获得的赔偿或者补偿;

(三)遗嘱或者赠与合同中确定只归一方的财产;

(四)一方专用的生活用品;

(五)其他应当归一方的财产。

         6.《婚姻法解释(二)》(已失效)第二十二条当事人结婚前,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自己子女的个人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双方的除外。当事人结婚后,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夫妻双方的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一方的除外。

         本次司法解释清理中,保留了该条第1款的规定,并将第2款中“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夫妻双方的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一方的除外。”修改为“依照约定处理;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按照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二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的原则处理(即夫妻共同财产)。”考虑到现实生活中还存在子女结婚后,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时对该出资的性质作出特别约定的情形。从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的角度,对该约定应予充分尊重。只有在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情形下,才可以将其认定为婚内受赠的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

         7.《婚姻法解释(三)》(已失效)第七条婚后由一方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出资人子女名下的,可按照婚姻法第十八条第(三)项的规定,视为只对自己子女一方的赠与,该不动产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由双方父母出资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一方子女名下的,该不动产可认定为双方按照各自父母的出资份额按份共有,但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

         8.《民法典》第三百零八条 共有人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没有约定为按份共有或者共同共有,或者约定不明确的,除共有人具有家庭关系等外,视为按份共有。

         从已失效的《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与《民法典》第三百零八条、第一千零六十二条的规定对比中可以看出,《婚姻法解释(三)》第七条与《民法典》对于夫妻财产性质的认定相违背。根据《民法典》关于夫妻财产制的规定,夫妻共同财产制为法定财产制,即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除个人特有财产和夫妻约另有约定外,夫妻双方或一方所得的财产,均为夫妻共同所有。按照原司法解释,谁出资谁受益,使夫妻财产个别化,将物权登记效力与夫妻财产制混为一谈,这样会导致夫妻间的信任度降低,不利于婚姻家庭共同体的价值维护,与《民法典》存在体系矛盾。《<民法典>婚姻家庭编司法解释(一)》第二十九条则摒弃了原司法解释中第三条的规定,同时并未对一方父母或双方父母的出资情况进行区分,仅仅对于婚前或婚后出资的情况进行了明确。由此可见,该条文制定的初衷,正是如何依据《民法典》所延续的法定共同财产制和特有财产制等原则。

         综上,在尊重意思自治的前提下,对当事人结婚前的财产所有权归属认定处理时,首先适用夫妻特有财产制原则,即婚姻关系缔结前当事人双方所得财产属于婚前个人财产;其次再依照除外情形来认定是否为当事人双方共同所有。对当事人结婚后的财产所有权归属认定处理时,首先适用法定的夫妻婚后所得共同制原则,即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或妻一方或双方所得财产均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其次再依照除外情形来认定是否为夫或妻一方所有或者他人所有。故即使我国婚姻家庭在子女结婚嫁娶方面具有浓厚传统伦理观念,但每个父母都应提前明确出资的性质与财产的归属。这样才能更大程度地避免日后的财产纠纷,防患于未然。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

版权所有© 至正律师事务所官方网站    陕ICP备06003747号    技术支持: 新丝路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