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正律师事务所官方网站

【至正视角】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农民主张“误工费”获法院支持(附陕西12个判例)

发布时间:2022-08-09 14:12

图片


最近笔者代理了一个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的案件,作为农民,女,事故发生时年龄在59周岁,其年龄超过“退休年龄”50周岁,是否可以主张因交通事故导致的误工损失。本案系经过原一审,二审发回重审后的一审程序;且原一审法院判决不支持误工费。那么,如果仍有劳动能力的农民,年龄超过“退休年龄”,是否可以主张误工费呢?法院是否会支持误工费的主张呢?就此,笔者就案件代理的过程与实务经验,分享给大家,欢迎交流。


一、案例导入


案例简介2020年9月2日,M女士驾驶小型轿车与Q女士驾驶陕E.临牌电动车(车载P男士)发生碰撞,引发交通事故,致Q和P受伤,两车受损,M下车查看后,未留任何联系方式、未协商如何处理,径行开车驶离现场。《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M驾驶机动车上道路行驶时,未在确保安全、畅通的原则下通行是造成事故的直接原因。M的行为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二条、《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八条之规定,应负事故全部责任。Q不负事故责任。P不负事故责任。Q、P均因交通事故住院治疗。经鉴定,Q的误工期为150天,护理期60天,未构成伤残。后双方就相关费用协商不一致,Q、P向人民法院起诉主张相关损失及费用,包括Q的150天的误工损失另,M小桥车投有交强险、商业三者险,两保险为同一保险公司,交通事故发生时,交强险、商业三者险均在有效期限内。
原一审判决2021年8月4日,经法院审理认为,Q主张的误工费,根据陕高法(2020)45号通知,其事故发生时已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且未提供证据证明其确有劳动收入,故对此主张不予支持,判决驳回了Q关于误工费的诉讼请求
二审裁定保险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上级法院提起上诉。经审理,二审法院裁定撤销原一审判决,发回重审。

发回重审的新一审程序:笔者开始介入案件。研读案卷材料并办理相关委托手续后,笔者电话预约法官,前往阅卷,将原一审卷宗证据材料阅完,再研读案件材料。新一审于2022年6月17日开庭审理。

问题:

1 . Q女士作为农民,是否适用“退休年龄”的法律规定?

2 . Q女士作为59岁农民,主张的误工费,能否得到法院支持?法律依据?案例?


下一步,带着上述问题,进行法律检索与案例检索,如下。


二、法律检索

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第二条

2.《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四十八条、第四十九条、第五十三条

3.《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2011修正)》第七十条、第七十一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七十四条、第七十五条、第七十六条、第一百零一条、第一百一十九条

4.《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2017修订)》第九十二条、第九十三条、第五十五条

5.《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

6.《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十四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七条

7.《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三十五条

8.《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

9.《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2015修正)》第六十五条

10.《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

11.《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2019修正)》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七条、第四十一条

12.《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2018修正)》第六十九条、第七十条

13.《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关于企业职工“法定退休年龄”涵义的复函》

14.《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印发<陕西省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项目计算标准(试行)>和<陕西省道路交通事故主要情形损害赔偿责任比例(试行)>的通知》陕高法(2020)45号

15.《国务院关于颁发国家机关人员退休、退职、病假期间待遇暂定办法和计算工作年限暂行规定的命令》

16.《国务院关于工人退休退职的暂行办法》


三、案例检索



案例1.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西安市分公司与李兰英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2022)陕71民终3号

法院:西安铁路运输中级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误工费7798.48元(根据鉴定意见书,原告误工期为180日,但自事故发生之日起至原告定残前一日共86日,因原告未提供误工致其损失的相关证据,其事故发生前一直以务农为生,应按2020年度陕西省XX镇私营单位农、林、牧、渔业就业人员收入标准90.68元每日计算)。

二审法院认为:陕高法[2020]45号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印发的《陕西省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项目计算标准(试行)》规定,无固定收入的农村居民误工费按照“陕西省XX镇私营单位农、林、牧、渔业生产上一年度年平均工资”计算,本案中,被上诉人李兰英为西安市高陵县XX镇XX村XX组村民,在案涉交通事故发生前一直承包土地务农,属于无固定收入的农村居民,对于以务农为生活来源的农村居民而言,上诉人人保财险西安分公司认为其已超过法定退休年龄而不存在误工损失的辩称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按照2020年度陕西省XX镇私营单位农、林、牧、渔业就业人员收入标准90.68元/日计算被上诉人李兰英的误工费为7798.48元(90.68元/日×86天),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案例2.田玉秀渭南市运业有限责任公司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民事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2022)陕05民终859号

法院:陕西省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二审法院认为:被上诉人田玉秀在事故发生时虽已达退休年龄,但被上诉人田玉秀并非退休职工,也未享受退休待遇,一审法院认定误工费15000元(鉴定天数150天×100元/天)是适当的。



案例3.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渭南中心支公司崔小丽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民事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2022)陕05民终123号

法院:陕西省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崔小丽主张的误工费,根据崔小丽的年龄及身体状况,参照农村收入状况,误工费酌定9900元(90元/天×110天)。

二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规定,本案中,崔小丽职业为农民,无固定收入,误工期已经评定,人寿渭南公司主张依据重新鉴定报告崔小丽不构成伤残,不存在误工期,因其并未对误工期进行重新鉴定,且是否构成伤残与是否造成误工无必然联系,故一审法院结合崔小丽的实际情况,参照农村收入状况对其误工费的认定符合上述规定。人寿渭南公司主张崔小丽已达退休年龄,误工费不应支持,因崔小丽是农民,并无具体退休年龄,且崔小丽提供的证据能够证明其有相应收入,故一审支持崔小丽误工费并无不当。


案例4. 安盛天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西安中心支公司王根喜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民事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2022)陕05民终121号

法院:陕西省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王根喜系农村居民,已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结合当地实际情况和收入水平,误工150天,酌定误工费每天50元,共7500元。

二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规定,王根喜职业为农民,无固定收入,误工期已经评定,一审法院结合王根喜的实际情况,参照农村收入状况对其误工费的认定符合上述规定。安盛保险公司主张王根喜已达退休年龄,误工费不应支持,但受害人是否达到退休年龄与其是否具有劳动能力、收入状况之间无必然联系,王根喜提供的证据能够证明其具有劳动能力,有相应收入,故安盛保险公司上诉理由不予支持。

案例5. 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榆林中心支公司白爱芳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民事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2021)陕08民终3796号

法院:陕西省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

二审法院认为:关于焦点二、一审判决认定的误工费是否适当。二审经法庭询问,被上诉人白爱芳称其在事故发生前一直从事卖菜生意,年收入最低有两三万元。被上诉人董文浩对该陈述认可,并称事故发生当时白爱芳正在卖菜。故事故发生时白爱芳虽已达到退休年龄,但并未丧失劳动能力,结合其陈述以及实际从事维持生计之客观事实,白爱芳的误工费应予支持,其误工损失标准应以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上一年度即2020年度陕西省私营单位农、林、牧、渔业年平均工资计算,即91元/天,误工费为15561元(91元/天×171天)。


案例6.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汉中市分公司与赵庆平刘丹丹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2021)陕07民终1609号

法院:陕西省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

二审法院认为:关于误工费,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并不当然意味着劳动能力的丧失,二审期间被上诉人赵庆平提交的村委会证明,村委会作为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对村民的劳动、生活情况有一定的了解,被上诉人赵庆平平时在家务农、农闲时打临工,仍在产生劳动价值,故一审按照80元每天计算误工费并无不当。



案例7.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渭南市分公司与王代亚史鑫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2021)陕05民终2363号

法院:陕西省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误工费:依据法律规定,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本案中,原告王代亚事发时虽已年满65周岁,但结合原告王代亚提供的相关证据可确信其仍具备从事农业劳动的能力及劳动收入,故原告王代亚主张误工费,本院予以支持。关于误工损失的具体数额,鉴于原告王代亚未能提交证据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故本院参照2020年陕西省XX镇私营单位农、林、牧、渔业就业人员的平均工资33099元/年予以计算。经鉴定,原告王代亚的误工期限为150天。据此,原告王代亚的误工费应为13602元(33099元/年÷365元×150天)。庭审中,原告王代亚仅主张误工费13500元系其对自身民事权益的自由处分行为,本院予以支持。

二审法院认为:关于误工费,王代亚因交通事故受伤,需治疗和休养以利康复,必然产生相应误工,王代亚在事发时虽年满65周岁,但其提供的居住地村委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和同组村民的证人证言相互印证,可以证明在事故发生时王代亚仍有劳动能力和收入,原审结合案情实际对误工费予以支持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确认。



案例8. 孙浩张春英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民事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2021)陕05民终1666号

法院:陕西省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二审法院认为:张春英虽已年满60周岁,但其职业为农民,对农民无相关退休制度,人保渭南公司并未提供张春英在事故发生前已丧失劳动能力的相关证据,故应支持张春英相应误工费。经陕西公正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本次事故导致张春英八级残疾,误工期为120日,一审对误工费酌情按照每天30元计算,共计3600元并无不当。



案例9. 杨麦芳与袁正东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大荔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2021)陕05民终956号

法院:陕西省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二审法院认为:误工费是受害人人身健康权受到损害时因误工而产生的损失。本案上诉人杨麦芳的职业系农民,其一审提供了渭南市华州区XX镇XX村委会出具的误工证明以及证人朱某某的证言,应对杨麦芳以打零工为主要收入的事实予以认定,即在发生交通事故后至评残前治疗和恢复的一段时间内,给杨麦芳造成一定的误工损失。上诉人杨麦芳要求被上诉人平安财险大荔公司赔偿误工费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对误工费未支持不妥,应当予以纠正。关于误工费的数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规定,2019年度陕西省XX镇私营单位农、林、牧、渔业年平均工资为31325元,故每日应为85.82元。误工时间应自发生事故之日起计算至定残前一天(2020年4月20日至2020年10月14日),为178天,则杨麦芳的误工损失为15275.96元(178天×85.82元=15275.96元),对于该部分损失平安财险大荔公司应在保险限额内予以赔偿。综上所述,一审对误工费未予支持不当,应予纠正。


案例10. 毛琳王战军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民事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2021)陕05民终484号

法院:陕西省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误工费,结合鉴定意见按80元/天,计算270天,为21600元。

二审法院认为:上诉人上诉称本案事故发生时被上诉人已经年满55周岁,已经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不应计算误工费。经审查,被上诉人史京草系农村居民,其收益主要靠支出劳动力获取报酬,无固定收入。事故导致史京草受伤住院接受治疗,无法外出务工,误工损失实际存在。依据相关法律规定,误工费应当根据劳动能力综合判断,一审法院结合被上诉人史京草本人以及当地实际情况确定每天以80元,结合鉴定意见中误工天数为270天计算误工损失并无不当,上诉人上诉理由与事实不符,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案例11. 刘鹏刘宗坠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民事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2021)陕03民终2235号

法院:陕西省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误工费4500元。虽原告受伤时已年满68岁,但在家中能做家务、干农活,有一定的劳动能力及价值,故酌情支持误工费每天30元,误工期150天,共计4500元。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二审阶段争议焦点为一审对误工费的认定和处理是否恰当。关于刘某某的误工费用问题。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刘某某年龄已超过60岁已年满70岁,超过法定退休年龄60岁的界限,不应当认定其误工费9000元。经查,一审法院认定的被上诉人刘某某误工费为4500元而非9000元。被上诉人刘某某系农民,其虽已70岁,但一直在家务农,亦有劳动收入。结合本地实际情况,农村老人60周岁以上,参加劳动的亦属常态,一审法院结合本案实际情况酌情认定误工费每天30元并无明显不当。


案例12. 李奖娟许兴才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民事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号:(2021)陕02民终586号

法院:陕西省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主张误工费,被告抗辩原告未提供劳务合同及银行流水,60岁以上老人不计算误工费。原告虽年满六十周岁,但系农村居民,为了自身生存必须从事农业生产劳动,在被告无证据证明在事故发生前原告已丧失劳动能力的情况下,应当认定其还从事农业生产,在发生交通事故后至定残前治疗恢复的一段时间内,给其造成一定的误工损失应当予以支持。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规定,被告应当赔付原告误工费150天×100元/天=15000元。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主要问题是:许兴才主张的误工费是否应予支持。许兴才是铜川市新区XX路XX村的村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印发的《陕西省道路交通事故赔偿项目计算标准(试行)》第4项中明确的是事故发生时受害人已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一般不计算误工费,而本案中许兴才是农民,不能办理退休手续,故上述规定不适用本案。本案审理中人寿保险公司铜川中心支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许兴才已丧失劳动能力,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六十九条规定,根据社会需要和可能,鼓励老年人在自愿和量力的情况下,依法从事经营和生产活动;该法第七十条规定,老年人参加劳动的合法收入受法律保护。人寿保险公司铜川中心支公司上诉认为其不应支付许兴才误工费的理由无事实及法律依据,对其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四、代理意见


1. 从法定退休年龄的角度分析,《国务院关于工人退休、退职的暂行办法(1978)》规定的退休年龄是指“全民所有制企业、事业单位和党政机关、群众团体的工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退休处理暂行办法》规定的退休年龄是指“国家机关工作人员”。

而本案中,Q系农民,上述规定不适用于Q。且作为农民的Q,常年以务农为收入来源,我国现行法律并未就农民的“退休年龄”进行规定(进城务工的农民与企业成立劳动合同关系的,另论),就务农的农民而言,不存在“法定退休年龄”一说。

2. 从立法目的的角度分析,我国法律关于“法定退休年龄”的规定,目的在于妥善安置老年工人和因工、因病丧失劳动能力的工人,使他们愉快地度过晚年,为了适当地处理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退休、退职期间待遇等问题。
假如Q农民也参照适用法定退休年龄规定,那么,Q农民59周岁已经退休;从立法目的角度,应当也是保护Q农民退休后养老待遇(退休金)问题、生存生活保障问题,而不是机械的认定,只要达到规定的退休年龄,就不保护误工费损失。
况且Q农民系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其50周岁退休后,按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实操经验,仍然办理不了退休手续(60周岁方可办理),无法领取退休金,生活亦无法保障,若不保护Q农民的误工费损失,其“退休”后生活无保障,不符合立法目的。
3. 从劳动能力的角度分析,Q在发生交通事故时,仍有劳动能力与收入,根据陕高法(2020)45号规定,应当支持其误工费损失。
此时Q需要就其劳动能力与收入进行举证,本案中,笔者根据检索的案例中的经验,搜集并向法院提供了两组证据。第一,是与Q干临时工的工友的证人证言;第二,是Q所在村委会关于Q具有劳动能力的证明。
4. 从老年人权益保障的角度分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六十九条、第七十条规定,根据社会需要和可能,鼓励老年人在自愿和量力的情况下,依法从事经营和生产活动;且老年人参加劳动的合法收入受法律保护。
本案原告Q作为59周岁的老年人(女),其有劳动能力与收入,其作为老年人参加劳动取得的合法收入依法受法律保护,即因交通事故造成的误工费损失,应当依法由被告承担。
综上,本案原告作为农民这一职业与身份,已提交证据证明其具有劳动能力,忙时务农作为生活收入来源,闲时外出打临时工作为生活收入来源,因案涉交通事故导致原告收入减少,被告应当依法赔偿原告的误工费损失。


五、判决结果


2022年7月,收到判决书。新一审法院认为:关于Q主张误工费,提供有村委会证明和证人证言能够相互印证,足以证明Q有外出务工能力,能够取得一定的劳动收入,其误工费按照2021年(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上一年)陕西省城镇私营单位农林牧渔业平均工资36864元÷365天×150日(鉴定误工期)计算为15150元予以支持。并判决被告应向原告Q支付误工费15150元。


六、实务经验

作为农民,遇到交通事故导致误工费,如果已经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如何主张误工费呢?根据陕高法(2020)45号第4项规定,关键是要举证证明自己仍具有劳动能力与收入,该证据具体是指什么,可借鉴当地法院的判例进行搜集证据。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

版权所有© 至正律师事务所官方网站    陕ICP备06003747号    技术支持: 新丝路网络